返回列表 发帖

骆驼:夏行平武

夏行平武
骆驼

      是初秋了,才来完成该在夏天完成的文字。忙当然不是理由。虽然初夏那次文学采风活动离现在已可以百天计,但在平武的那些时光,却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消失殆尽。

采风也撞衫

      今年3月初,四川省网络作协办公室人员告诉我,4月中旬在平武有一个网络作家创作采风活动,看我是否有时间同去,我当然会当即应下。
      4月初,《中国乡土文学》主编红狼打来电话,要我一定去一趟他的老家四川巴中的通江县,参加一个县内的大型文艺采风活动,说具体时间定下后,再通知我。我当然还是会应下。我是一个相对知趣的人,文学采风活动人选的敲定,犹如朋友们酒桌上的相聚,主人家请哪些人,哪些与哪些不能同桌共餐,都是经过事先再三权衡考虑,尔后敲定的。通江的文友能请我入席就坐,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但,两个重要文学活动的时间“撞衫”了。

跨市越县

      在通江的文艺创作采风活动期间,我向通江的文友提及我将在活动中途暂别通江,去平武参加另外一个也十分重要的文学活动。文友显然不会答应。他们要求我必须在创作采风期间交流创作心得并参加完本次活动后,方可离开通江。且有文友说第二天找车送我到平武,前提只有一个,交流创作心得时必须全是“干货”,不允许“假兮兮”的。
      心得交流效果如何,我不知道。但文友践行了他的诺言,第二天早上七点,朋友找的专车便在酒店门口等候。于是,我一边向通江文友发送致谢短信,一边感受着这份浓浓友情。我与司机师傅走巴中,经旺苍,过广元,历剑阁,越青川,到达平武县城,已经下午一点了。司机兄弟执意要送我去“采风大部队”目前的位置王朗自然保护区,我坚决不同意,我说,我们先完成午间规定动作。午饭很简单,三菜一汤。饭后,司机兄弟继续了刚才的想法,说他也是受朋友相托,必须将我送到离此50里外的目的地。我当然不会同意,我说,我的目的地就是这里!我接着说,你回去还有近七小时车程,一家老小都盼你早点回去,路上,你要开慢点,安全回家,然后给我一个信息!
      司机兄弟半天没有出声,他伸出他的右手,紧紧地握着我的右手,再加上了他的左手,然后,使劲摇了摇,转过头去说了句:少见的好人!
      我明显感觉到他双手的颤抖。

平武初印象

      其实,平武我不陌生。
      是上世纪九十年代,时任《四川文学》编辑的高旭帆、刘继安、《贡嘎山》主编紫夫等几位到我的故乡苍溪县参加文学活动,当时,我在苍溪报社任编辑、记者。返回成都时,高老师说要去青川看望一位文友,我因要去成都办事,便一路同行。青川与平武,比邻而居。那时候,高速路恍若梦中,路程能近点,就是最佳选择。于是,我们从青川出发,前往成都。行进间,路边的房屋建筑明显风格突变、公路变得宽大起来,且路上的大货车多了起来,正诧异间,高老师告诉我,过平武了。我怕露怯,没有追问那句“平武是哪里的?”因为,当时数辆比高老师驾驶的小车高三倍、大数倍的货车列队呼啸而过,令我感受到了切骨的恐惧。我想,凭我对中国地理的“熟知”,平武应该属于陕西、甘肃的。那时没有“度娘”坐阵,我没有“当即解惑”的优越感。直到很久以后,我查阅资料,才知道,那建筑风格独具的平武,原来属于我们四川的绵阳市。

等待的幸福

      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我常常宽慰自己。今天我就很幸运。
      司机兄弟启程返回通江后,我便决定在平武县城走走。“采风大部队”目前还在王朗自然保护区,我若找车赶过去,顶多像小时候“铲电影锅巴”一样,去感受“王朗采风”的片尾曲。我毅然选择了就近补上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遗落的课程。
      我在报恩寺后门停下来,这里是餐馆老板告知的去王朗自然保护区和我们今晚住宿的“白马部落”张莉家唯一有车前往的地点。
      我没有踏入报恩寺大门,请别为我贴上“不虔诚”的标签,因为我对任何寺庙都心存敬意,唯恐我这凡俗的身体,扰了寺庙的高洁。我在一家小卖部买了一瓶水,然后在小凳上坐下来。因了我身后硕大旅行包,不时有人上来打探我欲前往的地点,并与我讨价还价。只有一位年纪在四十出头、胖胖的大姐,心宽体胖地坐在凳子上打电话。从他们断续的电话交谈中,我知道他是在与丈夫交谈儿子的教育和生活问题。我感觉她是一位负责且慈爱的母亲。小卖部老板对我努努嘴,她一会儿就要去张莉家,她家离那里很近。待她换拨电话的间隙,我对她说,我一会儿搭你的车,去“白马部落”张莉家。她点点头,说:放心,不误你的事情。
      接下来,喊客人的小轿车司机络绎不绝,且价格很低,我都摇头谢绝了。因为,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可以“挥霍”,采风的“大部队”,此时依然在王朗自然保护区。我便散漫地观察起街边三三两两的行人,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“臭毛病”,从这些人群中,可以了解当地人的风情。四点多,那位大姐从外面绕了一圈回来,见我还在那里,很吃惊地问:你咋个还没走?那么多车顺路。我说,我说过,坐你的车过去。大姐一愣,顿了顿,说,走,出发!

前往因情

      我们便一路摆谈。从大姐的摆谈中得知,她干这行十多年了,常年往返于这条路上,她的丈夫是泥水工人,前些年一直在外打工,也没挣到什么钱。最近几年,随着平武本地建筑活儿增多,他回到了本地,在县城做零工,每个月可以挣到好几千。大姐说,没办法啊,两个娃儿要读书,还有老人。当我问及“白马部落”和当地人的生活习俗时,大姐笑了笑说,其实,少数民族与你们汉族一样,都是讲规矩、讲感情的,你对他好,他会对你十倍的好。她转过头来问我,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送你吗?我笑着摇摇头。她说,就为你刚才那句话:“我说过,坐你的车过去!”而且,你很面善。我笑了笑。大姐继续说,十多年了,有多少人坐车不是讨价还价、磨磨唧唧啊。其实,我今天不打算过来了,儿子今天放假,我打算给老人和孩子们做点好吃的,我们一家人很难得凑齐一起吃顿饭的。因为你刚才那句话,说什么我都要把你送过来!一股负疚感瞬间袭来。我没有说话,我的身心被这种氛围浸润着。我突然想起阿贝尔和蒋骥好像有一次很长的对话,后来,那些“酒话”发在哪一本杂志,记不清了,总之,他们研究和想象着“白马部落”种种历史和变化,那些内容,于我仿佛很遥远。而司机大姐的话,深深打动了我。

白马部落的迷情


      车到一个平坝,一大片建筑风格别致的院落展现眼前,司机大姐告诉我,张莉家到了。我的手机响了,有文友在电话里问:你骑着骆驼还是牵着骆驼在走,天亮出发,天黑还没到?我哈哈大笑,一分钟内,我会出现在你们面前。
      这是一处改建或新建不久的院落,一大片地都用木篱笆圈起来了,一条曲曲弯弯的水泥路直达院落的主楼,这院落的风格,沿袭了十多年前我看到的平武建筑的风格。只不过,少了民居本有的闲适,多了些商业味道。
      晚餐是当地特色,小屋里流淌着民族风的温情。在这样的氛围里,我想,那位司机大姐是不是已经安全返回县城,此时,他们一家人是不是正聚在桌前,享受着难得的晚餐?我想会的,因为大家也正像她看到我的印象一样,面善!好人一生平安嘛。
      夜雨挡不住激情,篝火晚会扰乱了山村的幽静。
      晨起,山尖白茫茫一片,大自然就这么鬼斧神工,在初夏,在白马部落,我们从初夏越过春天,看到冬天,让我们看到了岁月夸张更替的景致。

豆叩茶韵

      去豆叩是因为茶,吻合了我的爱好。
      豆叩的茶不在特高的高山,具体什么高度,我没有深究。它们在山坡上随意而居,就像我老家那些遍地皆是的任一农作物,那么随性而自然地生长。我们去的时节,茶树上还有嫩芽在枝头摇曳,羞涩地生长。这样的机会,当然会被细心的采风活动组织者利用起来,背上背篓,哼着乱了调子的山歌,我们前往一处坡地。我感觉我们像一只只春蚕,无情地蚕食着这片田园。好在主人家告诉我们,这片园子,就是用来让游客体验采茶乐趣的,不会有其他负面影响。我对茶的采制过程不陌生,所以,我没有像好奇的孩子那样进入到制茶过程,因为晒青、摇青、炒青、揉捻等过程,我都了然于心。
      我与几位友人选择了靠河临窗而坐,有年轻的网络作家,把自己变成河边一粒硕大的石子,开始了网上作业。那情景,现在想来都有些别致。平武文友王兴莉告诉我,豆叩张树茶业做得很实在,产品销得很远,还获得过很多大奖。
      茶,是与人心交流的植物,它们会用自己的形态变化与人类交流,而它们需要的,仅仅是一些温情的水。

平通梅园

      毫不夸张的说,平通梅园,是我目前见过的规模最大、种植年代最久的梅园。它们的气势,可以与我老家的苍溪雪梨园媲美。年代久远、漫山遍野、规划有序。那么多古老的、年轻的梅树生长在一起,像极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。行走林间,纷繁复杂的世事仿佛与你无关,你现在就是一个在田野山间随意行走的农林人,你能感受到梅园带给你的那一份温情、那一份舒适。你连大口呼吸的动作都没必要做,因为,在自然地呼气吸气之间,你的心与肺,早已经历了一场场洗礼。
      当地的农户很有创意,他们将巨大的带了松包(松树瘤子)的松树,做了院门的柱子,两个松包,成了这个院子独有的风景。他们将采下来的梅子做成梅子酒、梅子果酱、梅子干,卖给前来观光的游客,天然而生态,当然很抢手。

抱憾平武

      在经过平武县城时,《四川文学》主编牛放指着对面的山坡对我说,我小时候常去这山上玩耍。我问他,你有亲戚在平武么?牛哥牛气的说,我就是土生土长的平武人。我异常惊诧,怎么可能?我一直以为你是甘阿凉的人。牛哥便得意地笑开了,说,就像你熟悉苍溪雪梨和红心猕猴桃一样,我对这里的山山水水都饱含深情。平武能生长牛放这样的作家,我当然相信。因为这里还生长了江剑鸣、阿贝尔、羌人六等。江剑鸣我们微信交流多次,因为他去绵阳参加另外一个会议去了,无缘面见。我这次无缘面见的除了文友,还有神奇的白马王朗景区、江油关和报恩寺。这么多遗憾,留待他日吧。阿贝尔和蒋骥那次长长的酒后谈话,此时显得更加神秘,我想,我会在最近找出来,重新品读,再次走近那些古老和神奇,让远去的平武、现在的平武和将来的平武,交相辉映,异彩永存。
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itle!: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

这是今年四月去四川平武采风后、初秋才完成的一篇文字。请各位文友批评。

TOP










附件: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注册

TOP





附件: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注册

TOP

学习了。早安!

TOP

学习了。早安!
侯敬方 发表于 2017-10-15 05:35



    谢谢。祝好!

TOP

回复 6# 骆驼


    谢谢祝福。秋安!

TOP

返回列表